【怦然心动】家庭教育观的比较分析

2022年10月21日

(一)朱莉家庭价值观

1. 平等观念。电影中朱莉深受父亲的影响,其父代表着美国主流父亲理念,他拥有深沉的爱。当朱莉看到大家砍掉梧桐树时,她是伤心且无能为力的。朱莉将深情寄托在树上,树不但让她看到美丽的风景,也见证了她美好的童年和对未来的想象。孩子难以理解大人世界,而父亲却能够察觉到朱莉的失落,他用画笔画出相同的梧桐树,并将其悬挂在女儿的房间,晚上让他陪伴女儿入睡,她醒来就能看到树,想让女儿永远记得树留下的记忆,父亲并未讲大道理,而是更加重视孩子的情感,运用别具一格的方式安慰孩子,同时给孩子留下独立思考的空间。

朱莉的哥哥爱好音乐,父亲理解、支持他们,体现出父母的豁达,尽管难以给他们丰富的物质生活,但他们为孩子提供了自由发展的空间,在感情上支持并帮助孩子。他们尊重、认可孩子的选择,是普通父母难以做到的。父母的豁达、开明也体现在家庭成员平等的地位和权利方面,不管子女还是父母,都不可以干涉他人的正当权益。

朱莉的妈妈是善良、美丽的母亲,当朱莉知道布莱斯扔鸡蛋的原因是她家庭院脏乱之后 ,在餐桌上她宣布要修蟮庭院,但由于经济条件的制约难以实现,为此父母发生激烈的争吵。这触动了朱莉的心灵,她认识到父母不修庭院的实际原因。晚上父母向朱莉道歉,既因为担心争吵伤害到女儿,也体现了父母间的深厚感情。他们认真对待孩子的意见,并未因为难以实现而阻止孩子,而是积极想办法战胜困难,家人相互尊重、相互团结,彰显出家人间的平等对话权。

2.尊重家人。布莱斯的父亲因为汽车破旧、庭院难看而歧视他们。朱莉一家经济拮据的原因在于,他们用大量金钱将智力低下的家人丹尼尔(朱莉叔父)送到私人医院治疗。他们宁愿自己节衣缩食,也要善待手足兄弟,虽然丹尼尔增加了家庭的经济负担,但他们从来没有想过放弃。朱莉父亲在餐桌上的话既有哲理又体现了强烈的震撼力 “很多时候,为了实现正确的事情,一定要做出牺牲。”他认为私人医院的医疗能力更加适应丹尼尔的医疗,他的做法既体现出对于家人的关心与爱护,也是以人道主义精神为基础来尊重家庭中的每一个成员。

 

怦然心动

 

(二)布莱斯·洛士奇家庭价值观

朱莉的家庭氛围轻松而自在,和布莱斯家肃穆、严谨的生活形成巨大差异。相比之下,电影男主角布莱斯·洛士奇是朱莉追求爱情的关键人物,和朱莉相比,是不成熟的、茫然的。他独立性差,是安定环境中长大的新时代孩子的写照。当镜头从朱莉满是笑意的面庞移动到布莱斯脸上时,他的表情是极不情愿的,紧锁眉头、一脸厌恶。就如他的画面和表情陈述,当朱莉不断追求、靠近布莱斯时,布莱斯用淡漠的表情和态度对待她。

切特·邓肯是男主角的外公,也是他的思想引路人。当布莱斯对前进方向和人生观感到迷茫时,祖父让他了解到与朱莉一家相关的事情,以消除他对朱莉的误解。就朱莉而言,在布莱斯一家里只有祖父愿意亲近她。而男主角的父亲史蒂芬·洛士奇从骨子里就轻视朱莉家,不想和他们成为朋友,不理解为何在家境贫寒的环境下,男主人却只埋头画画。他从未给儿子布莱斯提供正确的价值观。在电影中,史蒂芬给观众的印象是曾经有音乐梦想的年轻人,但现实让他放弃梦想。当孩子们在宴会上讨论梦想时,史蒂芬表现得一点自信都没有。这体现出当时社会环境中大部分人的相同表现:从梦想开始,被现实终结。

尽管如此,我们在布莱斯的母亲洛士奇太太身上,还是看到了女性地位,在剧中,她的话语权决定了她在这个家庭的主体地位。她说“我们准备请贝克家一起用餐。”在这里,她使用了主观语言“我们”,当对贝克家充满鄙视的丈夫反对时,她重复决定的语气,直接表现出“这事我做主,就这么决定”的强势。当丈夫对宴请规格提出不同意见后,她又一次说“是晚宴”,甚

至提醒大家的穿衣打扮要得体。从这段对话中,洛士奇太太在家中的地位之高得以体现,对事情说一不二的态度,也充分体现出那个年代美国女性的主体意识很强,家庭地位随之提高。

 

三、结 语

《怦然心动》中的朱莉是美国女性形象的代表,她们执着勇敢、自信美丽;她们自爱、自尊、自强、独立;她们想得到完整的人格和自由平等;她们做好每件事以实现梦想;她们热爱生活、乐观向上,以无限热情对待生活。分析 《怦然心动》电影中体现出的女性意识和文化价值观,对于我国女性学习美国女性精神提供了一定的经验。我们要学习她们为获得平等权利而奋斗的精神,学习她们创新进取、接纳包容、自我反省的智慧与胸怀。在学习她们自由、平等、独立精神的同时,也要重视两性间和睦、无私的爱,进而实现和谐家庭、幸福生活的目标。

whatsapp